党建北京赛车 > 巡视巡查

百日破除国企自治八年怪象

2020年1月3日 17:3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坚持做到‘完善党领导人大、政府、政协、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武装力量、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社会组织等制度,健全各级党委(党组)工作制度,确保党在各种组织中发挥领导作用。’”近日,北京市委就全市学习宣传贯彻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提出要求。几天后,一则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隆达轻工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隆达控股”)合并重组的消息不胫而走。

    看似平常的企业重组新闻,为何能“抢占”媒体的重要位置?其中缘由还要从一年前说起。

    2018年11月15日,北京正式供暖首日,室温已达18度以上,在北京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视频会议某分会场,隆达控股相关负责人却一阵一阵冒冷汗。

    此时的主会场,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北京市全面从严治党主要存在的9个方面问题,特别是谈到“企事业单位党的建设弱化”时,专门例举了市委巡视组在巡视隆达集团过程中发现其放任下属三级企业北京制版厂(以下简称“制版厂”),以企业管理委员会、监督委员会为名,脱离党组织实行“自治”长达8年的典型案件。首都北京“首善之地”,居然有国企长达8年脱离党组织管理的怪象?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和独特优势。全面从严治党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绝不仅仅是一句空话。如果不抓,必然会影响党领导的全面性、整体性,必然会削弱党的力量、损害党和人民的事业。

    “在北京决不允许出现这种怪象,必须坚决整改,严肃追究责任。”警示教育大会余音未散,蔡奇就在当天下午作出批示,要求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办该案,专案组当即成立。

    怪象浮出水面

    “作为当时的党委书记,我感到非常自责……”时任隆达控股党委常委、纪委书记的杨维义回忆起警示教育大会上的场景,深深地低下了头。

    这起案件的“主角”制版厂,始建于1955年,是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字号”国有企业,其制版工艺曾盛极一时。2000年至2007年,经过多次重组,制版厂成为隆达控股下属北京印刷包装集团(以下简称“印包集团”)所属企业。

    王强,时任制版厂厂长,在该厂由制版主业向物业经营转型的过程中,发挥过一定的带头作用。2007年,印包集团党委为强化党的领导,将制版厂党支部划归印包集团下属物业公司党委管理。由于不满该决定,王强以“厂务公开、民主管理”“探索职工自治”为名,提出组建所谓的“企业管理委员会”。

    在没有履行请示报批程序的情况下,王强擅自组织召开了企业职工大会,自行选举产生企业管理委员会、企业监督委员会,还制定相关工作条例,由管理委员会全面负责企业经营管理工作,行使企业行政管理权和决策权,甚至讨论决策“三重一大”事项。由此,企业管理委员会、企业监督委员会开始成为制版厂和王强个人对抗上级党组织决定的一种“护私”手段。

    8年来,制版厂基本处于“全面自治”状态,成为系统内职工口中的“独立王国”。

    2017年11月8日至2018年1月12日,北京市委第四巡视组在巡视中发现该问题。同时,巡视组还发现隆达控股和印包集团党委、纪委对制版厂问题的性质长期认识不清晰、站位不高、处置不坚决,数任领导步步退让、听之任之、失管失控,在试图“上门”解决问题却被“拒之门外”后便放弃对制版厂的管理。更滑稽的是,带头搞“独立王国”的王强居然被推选为党代表,并被评选为优秀共产党员,造成了恶劣影响。

    百日攻破“独立王国”

    “立刻赶回办公室!”批示作出后的当天下午6点,刚刚在基层单位结束纪法宣讲的时任北京市纪委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副主任于书京,便接到了紧急集合的电话。顾不上吃饭,赶回市纪委监委时,办公楼下三辆办案专用车已轰鸣待发。

    当晚,专案组开展突击行动奔赴隆达控股、市国资委、印包集团开展调查。

    “我从报纸上看到过有这样的做法。这是我的大胆尝试和创新……”

    面对办案人员的提问,王强既“振振有词”又“闪烁其词”。

    这样的谈话态度也出现在其他涉案人员身上。

    仿佛有一条湍急的护城河,阻断了办案人员查清真相的去路;又好像有一堵牢固的城墙,将“独立王国”紧紧包裹住。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隆达控股、印包集团对王强束手无策?又是什么原因,使制版厂员工对王强“拥护”“维护”“保护”,甚至是“袒护”?几个“回合”下来,办案人员“战绩寥寥”。

    “对制版厂的问题,市委主要领导多次询问。我们一定要提高政治站位,严查快办!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听取阶段性专题汇报后,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提出意见。

    一语点醒梦中人。北京市委的高度重视使办案人员感到,制版厂案件绝不仅仅是企业管理层面的问题。“‘久攻不破’的原因,正是我们给自己戴上了思维的‘枷锁’。”时任第二监督监察室主任吕新利说。随即,他召开专案组会议,强调要提高政治站位,从政治角度看问题。

    综合分析前期谈话结果、仔细研究国企老员工特征、认真比对王强与相关人员工作经历……办案人员注意到,在谈话过程中,有老员工坦言,正是王强搞“独立王国”,才使自己能够延迟退休,享受原有福利待遇。办案人员意识到,制版厂的问题实质上是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管党治党宽松软。也正是个别人因利益抱团,才筑就了难以攻破的“围墙”。问题的症结,还是在于企业党组织、党员领导干部自身。

    办案人员重新拟定“攻城方略”:根据老员工知识文化水平和利益关注点转换提问方式;结合王强与杨维义曾经有共事经历,为杨维义排解顾虑,督促其配合调查;调取多年来隆达控股、印包集团、制版厂三级党组织各类工作记录和台账,“铸牢”证据链……

    “我只有一个请求,能否保留我的党籍?”在详实的证据和强大的政策攻势下,王强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攻破”,侥幸心理荡然无存。

    2018年12月14日,北京市纪委监委向市委专题汇报;

    2019年1月8日,市纪委监委召开书记会研究如何问责;

    1月16日,市纪委监委召开常委会通过问责调查报告和审理报告;

    1月30日,市委常委会通过了市纪委监委对隆达控股、印包集团两级单位、纪委的处理意见,对包括5名市管干部在内的13名领导干部进行问责。其中,王强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2月23日,本案责任追究情况的通报正式印发,问责调查画上句号。至此,“独立王国”宣告攻破。

    这一天,距2018年全市警示教育大会召开整整100天。

    以案为鉴、以案促改

    “在国有企业发展改革过程中,必须一以贯之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这是重大政治原则,任何时候都不可动摇。”北京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如是说。

    案件通报后,在全市引起了强烈反响。市国资委党委专项梳理制版厂党建工作和经营管理情况、摸准隆达公司、印包集团两级党委失察失管的原因及症结,指导配齐制版厂领导班子,做好换届改选工作,恢复两级党委对制版厂的领导,恢复党组织建设和正常组织生活。同时,通过财务审计,对制版厂2009年至今经营活动进行全面审计,严肃查处并整改违纪违法问题。隆达控股、印包集团以及制版厂三级党组织从建章立制入手,进一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弥补管理漏洞,防范管理风险。在此基础上,准确掌握职工思想现状,妥善解决顾虑及诉求,重树党组织威信,全面强化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重塑国有企业的“根”和“魂”。

    “当时只想着‘维稳’,因此对制版厂脱离党组织领导的问题一再退让,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隆达控股、印包集团相关负责人认真检讨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全面从严治党,国有企业没有例外,必须主动担负起管党治党主体责任,敢抓敢管,始终坚持做到政治与业务高度融合、全面统筹。”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企业重组的消息公开后,许多已退休多年的老职工感慨万千:“这场8年闹剧损害了党的权威,给企业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事实再次充分证明——只有把全面从严治党要求贯穿到企业发展改革全过程和各个环节,才能实现企业良性发展。”(北京市纪委监委 黄媛媛 || 责任编辑 杨雅玲)

    “坚持做到‘完善党领导人大、政府、政协、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武装力量、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社会组织等制度,健全各级党委(党组)工作制度,确保党在各种组织中发挥领导作用。’”近日,北京市委就全市学习宣传贯彻好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提出要求。几天后,一则北京一轻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隆达轻工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隆达控股”)合并重组的消息不胫而走。看似平常的企业重组新闻,为何能“抢占”媒体的重要位置?其中缘由还要从一年前说起。2018年11月15日,北京正式供暖首日,室温已达18度以上,在北京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视频会议某分会场,隆达控股相关负责人却一阵一阵冒冷汗。此时的主会场,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指出北京市全面从严治党主要存在的9个方面问题,特别是谈到“企事业单位党的建设弱化”时,专门例举了市委巡视组在巡视隆达集团过程中发现其放任下属三级企业北京制版厂(以下简称“制版厂”),以企业管理委员会、监督委员会为名,脱离党组织实行“自治”长达8年的典型案件。首都北京“首善之地”,居然有国企长达8年脱离党组织管理的怪象?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是国有企业的光荣传统和独特优势。全面从严治党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绝不仅仅是一句空话。如果不抓,必然会影响党领导的全面性、整体性,必然会削弱党的力量、损害党和人民的事业。“在北京决不允许出现这种怪象,必须坚决整改,严肃追究责任。”警示教育大会余音未散,蔡奇就在当天下午作出批示,要求市纪委监委严肃查办该案,专案组当即成立。怪象浮出水面“作为当时的党委书记,我感到非常自责……”时任隆达控股党委常委、纪委书记的杨维义回忆起警示教育大会上的场景,深深地低下了头。这起案件的“主角”制版厂,始建于1955年,是一个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老字号”国有企业,其制版工艺曾盛极一时。2000年至2007年,经过多次重组,制版厂成为隆达控股下属北京印刷包装集团(以下简称“印包集团”)所属企业。王强,时任制版厂厂长,在该厂由制版主业向物业经营转型的过程中,发挥过一定的带头作用。2007年,印包集团党委为强化党的领导,将制版厂党支部划归印包集团下属物业公司党委管理。由于不满该决定,王强以“厂务公开、民主管理”“探索职工自治”为名,提出组建所谓的“企业管理委员会”。在没有履行请示报批程序的情况下,王强擅自组织召开了企业职工大会,自行选举产生企业管理委员会、企业监督委员会,还制定相关工作条例,由管理委员会全面负责企业经营管理工作,行使企业行政管理权和决策权,甚至讨论决策“三重一大”事项。由此,企业管理委员会、企业监督委员会开始成为制版厂和王强个人对抗上级党组织决定的一种“护私”手段。8年来,制版厂基本处于“全面自治”状态,成为系统内职工口中的“独立王国”。2017年11月8日至2018年1月12日,北京市委第四巡视组在巡视中发现该问题。同时,巡视组还发现隆达控股和印包集团党委、纪委对制版厂问题的性质长期认识不清晰、站位不高、处置不坚决,数任领导步步退让、听之任之、失管失控,在试图“上门”解决问题却被“拒之门外”后便放弃对制版厂的管理。更滑稽的是,带头搞“独立王国”的王强居然被推选为党代表,并被评选为优秀共产党员,造成了恶劣影响。百日攻破“独立王国”“立刻赶回办公室!”批示作出后的当天下午6点,刚刚在基层单位结束纪法宣讲的时任北京市纪委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副主任于书京,便接到了紧急集合的电话。顾不上吃饭,赶回市纪委监委时,办公楼下三辆办案专用车已轰鸣待发。当晚,专案组开展突击行动奔赴隆达控股、市国资委、印包集团开展调查。“我从报纸上看到过有这样的做法。这是我的大胆尝试和创新……”面对办案人员的提问,王强既“振振有词”又“闪烁其词”。这样的谈话态度也出现在其他涉案人员身上。仿佛有一条湍急的护城河,阻断了办案人员查清真相的去路;又好像有一堵牢固的城墙,将“独立王国”紧紧包裹住。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隆达控股、印包集团对王强束手无策?又是什么原因,使制版厂员工对王强“拥护”“维护”“保护”,甚至是“袒护”?几个“回合”下来,办案人员“战绩寥寥”。“对制版厂的问题,市委主要领导多次询问。我们一定要提高政治站位,严查快办!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听取阶段性专题汇报后,市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提出意见。一语点醒梦中人。北京市委的高度重视使办案人员感到,制版厂案件绝不仅仅是企业管理层面的问题。“‘久攻不破’的原因,正是我们给自己戴上了思维的‘枷锁’。”时任第二监督监察室主任吕新利说。随即,他召开专案组会议,强调要提高政治站位,从政治角度看问题。综合分析前期谈话结果、仔细研究国企老员工特征、认真比对王强与相关人员工作经历……办案人员注意到,在谈话过程中,有老员工坦言,正是王强搞“独立王国”,才使自己能够延迟退休,享受原有福利待遇。办案人员意识到,制版厂的问题实质上是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管党治党宽松软。也正是个别人因利益抱团,才筑就了难以攻破的“围墙”。问题的症结,还是在于企业党组织、党员领导干部自身。办案人员重新拟定“攻城方略”:根据老员工知识文化水平和利益关注点转换提问方式;结合王强与杨维义曾经有共事经历,为杨维义排解顾虑,督促其配合调查;调取多年来隆达控股、印包集团、制版厂三级党组织各类工作记录和台账,“铸牢”证据链……“我只有一个请求,能否保留我的党籍?”在详实的证据和强大的政策攻势下,王强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攻破”,侥幸心理荡然无存。2018年12月14日,北京市纪委监委向市委专题汇报;2019年1月8日,市纪委监委召开书记会研究如何问责;1月16日,市纪委监委召开常委会通过问责调查报告和审理报告;1月30日,市委常委会通过了市纪委监委对隆达控股、印包集团两级单位、纪委的处理意见,对包括5名市管干部在内的13名领导干部进行问责。其中,王强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2月23日,本案责任追究情况的通报正式印发,问责调查画上句号。至此,“独立王国”宣告攻破。这一天,距2018年全市警示教育大会召开整整100天。以案为鉴、以案促改“在国有企业发展改革过程中,必须一以贯之坚持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这是重大政治原则,任何时候都不可动摇。”北京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同志如是说。案件通报后,在全市引起了强烈反响。市国资委党委专项梳理制版厂党建工作和经营管理情况、摸准隆达公司、印包集团两级党委失察失管的原因及症结,指导配齐制版厂领导班子,做好换届改选工作,恢复两级党委对制版厂的领导,恢复党组织建设和正常组织生活。同时,通过财务审计,对制版厂2009年至今经营活动进行全面审计,严肃查处并整改违纪违法问题。隆达控股、印包集团以及制版厂三级党组织从建章立制入手,进一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弥补管理漏洞,防范管理风险。在此基础上,准确掌握职工思想现状,妥善解决顾虑及诉求,重树党组织威信,全面强化党对国有企业的领导,重塑国有企业的“根”和“魂”。“当时只想着‘维稳’,因此对制版厂脱离党组织领导的问题一再退让,我们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隆达控股、印包集团相关负责人认真检讨了自身存在的问题。“全面从严治党,国有企业没有例外,必须主动担负起管党治党主体责任,敢抓敢管,始终坚持做到政治与业务高度融合、全面统筹。”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企业重组的消息公开后,许多已退休多年的老职工感慨万千:“这场8年闹剧损害了党的权威,给企业发展带来了负面影响。事实再次充分证明——只有把全面从严治党要求贯穿到企业发展改革全过程和各个环节,才能实现企业良性发展。”(北京市纪委监委 黄媛媛 || 责任编辑 杨雅玲)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安徽快3 江苏快3 江苏快3 安徽快3 幸运28